2018年06月10日 星期日 第15周    用户名:    密 码:   
话说红楼
发布时间:2014-06-30 09:00:14 发布人:卢忠青    共2971次访问
 
 

第四十三回:贾母准备为凤姐过生日,说出个新法子,大家凑份子,由尤氏来主持。于是很快凑了150两有零。林子孝家的代表底下人送来的银子收了过来。尤氏到凤姐处拿银子,凤姐将李纨的银子省了,尤氏又当面免了平儿的份银,【可谓是当面拉拢,不露痕迹】。尤氏到鸳鸯处也免了鸳鸯的份银,同时也将赵家周家人的也还了【其实是背后拉拢,不知接着有何用意】。

尤氏办得十分热闹,却是少了宝玉,袭人说是北静王妾死了叫去的。原来宝玉是为了祭奠金钏儿去的,宝玉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从后文玉钏儿擦眼泪可以看明白。茗烟怕担责任,于是出城祭奠玩了就赶了回来。宝玉到了,一家人如得了凤凰一般,接着陪大家看戏,是“荆钗记”,其中“男祭”就是王十朋到江边祭奠亡妻。【曹雪芹欲借此表现宝玉的善良,也通过宝玉表示对封建社会草菅人命的一种愤慨,其实宝玉对着一口井说到:你在阴间,保佑二爷来生也变个女孩儿,再不可托生这须眉浊物。同时又一次表达对女性的歌颂。在写法上,凤姐的生日可谓热闹高大上,而这时候谁又能想起含恨而死的金钏儿的生日呢?以乐景衬哀情,真是一位多情公子。这里“荆钗记”的剧情正好与宝玉祭奠金钏儿暗合,这当然不是简单的巧合,而是前面没有交代宝玉去祭奠谁,也没有在过程中具体点出为了谁,通过“荆钗记”和玉钏儿垂泪读者自然就能联想到,真是高妙。】

第四十四回:凤姐喝多了,心理突突的似往上装,要往家去歇歇。小丫头看到就跑,凤姐顿起疑心,抓来问明白,原来是贾琏交代,看着凤姐过来好通风报信。凤姐走至窗前,原来贾琏乘凤姐不在,偷会鲍二家的,并听到两人咒自己而赞平儿。凤姐堵门来骂,也打了平儿。贾琏乘酒兴拿刀要杀了凤姐,凤姐跑到贾母处求救。贾母镇住贾琏,又安慰凤姐:什么要紧的事,小孩子年轻,馋嘴猫儿似的。【贾母看得多了,或许当年她那口子也是这种德性,虽说贾母不该这样说,但是却让人深思】

平儿受冤被李纨拉到大观园,宝钗相劝。又至怡红院,宝玉作为兄弟替他们赔不是,恨怨的同时也为能在平儿跟前尽心而自得。次日早晨,贾母叫贾琏到跟前,让贾琏给凤姐和平儿赔不是,贾琏依言作揖。三人回去,林之孝家的来说鲍二媳妇吊死,要来告。凤姐不依不饶,贾琏暗使眼色让林之孝家的。贾琏出去名林之孝将二百两银子发送,并许诺给鲍二再娶,鲍二依然奉承不提。【公子哥儿,历来如此,但不知几百年后的今天,有公子哥儿提裤子走人还要榨出女人的家当,早晚有报应。】

第四十五回:探春携众姊妹来看凤姐,提起诗社的事情,邀凤姐加入担任监社御史。凤姐知是要银子,打趣着答应五十两银子做东道。赖嬷嬷是贾府管家,儿子赖大做了州官,来请客。并劝凤姐不要将周家儿子撵走,周家儿子是凤姐生日那次喝醉了骂人。凤姐于是让打了四十大板,周瑞家的跪谢凤姐和赖嬷嬷。【前面的一些细枝末节又在后文补出,让前文的叙述更集中,又很好的表现了凤姐一贯的盛气凌人。想起鲁迅的《故乡》来,前文详细叙述了杨二嫂见迅哥儿挖苦撒泼,而在后文离开故乡的时候又提及杨二嫂拿走“狗气煞”。】

黛玉每逢春分秋分必犯嗽疾,今秋又犯。宝钗来看,提议让另请高明医生看看。黛玉叹道:死生有命富贵在天。宝钗分析黛玉所平时吃药的敝处,让黛玉炖燕窝吃,一阵推心置腹,令黛玉大为感激,向宝钗表示愧疚,但同时怕麻烦下人故在此婉拒。宝钗以同怜人劝说黛玉,并许诺“在这里一日,我与你消遣一日”。临走时,黛玉向宝钗发出了真挚的邀请:晚上再来和我说句话儿。【谁说宝钗黛玉势不两立?不要因为文章的结局而让我们误解这一对惺惺相惜的诗友,第四十二回中宝钗劝黛玉的情景让我忽然改变了对宝钗的敌意。不要以为宝钗扑蝴蝶栽赃黛玉令人怀疑其居心,其实是一个巧合;不要以为宝钗是为了宝玉而麻痹黛玉。想得更纯净一些,不要以先入为主的的眼光来对待这一纯真的友谊,更何况后四十回是高鹗所写,就能代表曹雪芹的想法吗?】

宝钗走后,黛玉拿着“乐府诗稿”,看着“秋闺怨”,心有所感,写成《代别离》一首:不知风雨几时休,已教泪洒窗纱湿。这时候的泪,应该是感动居多吧。吟罢,宝玉戴着斗笠蓑衣来看黛玉。黛玉调侃是渔翁。宝玉欲将蓑衣赠与黛玉,黛玉笑说成渔婆子了,不禁脸红,催宝玉回房。宝玉离开,黛玉送灯笼照明,怕宝玉路上跌着。【心思虽小,情浓价高】

宝玉刚走,就有宝钗的婆子送来上等燕窝,感念宝钗,又羡宝钗又母兄,听窗外雨打芭蕉,不觉流泪。

第四十六回:夫人来叫凤姐,因贾赦看中鸳鸯,过来商量做媒。【夫人可是贾赦妻子】凤姐劝不要碰钉子,贾母离不了鸳鸯。夫人却冷笑说凤姐不肯帮忙。凤姐见劝不住,想着鸳鸯必定不肯同意,于是答应由她去哄贾母开心,然后让邢夫人去说。【不肯担责任,也不得罪夫人和贾赦】又怕先去遭夫人怀疑事情不成是自己先泄露了风声,于是提议一起去见贾母。凤姐又怕贾母怀疑是和邢夫人商量好了去说媒,又让夫人先进去【真是心机叵测】。夫人先见了鸳鸯,将事情说出,鸳鸯不语,往院子里游玩。平儿早就受凤姐关照,调侃“新姨娘来了,鸳鸯表示宁死不嫁。正巧袭人在身后,平儿又将事情说给袭人,袭人骂大老爷好色。这是夫人又托鸳鸯嫂子来劝,鸳鸯啐了一口,嫂子只好离开。这时身后有人笑出声来,原来是宝玉。四人往怡红院去,宝玉心中不快。夫人问凤姐鸳鸯父母,她嫂子是老太太那边浆洗的头儿,哥哥是老太太那边的买办。夫人告诉贾赦,贾赦派鸳鸯哥哥来劝,鸳鸯还是咬牙不答应。鸳鸯推说要和贾母说,于是一起去见贾母。贾母听了,浑身乱斬颤,大骂身边人哄她。迎春惜春赔笑,说不关王太太的事,贾母笑着说错怪,并调侃将鸳鸯给了贾琏算了。凤姐笑颜贾琏不配。【妻子鼓动儿媳给儿媳的公公做媒,也只有古代才有的风景吧】

第四十七回:夫人来了,众人退下,贾母怒斥夫人贤惠过头。夫人脸红辩解身不由己。【这倒是实话】贾母明示:他要什么都可以,就鸳鸯不能。贾母命大家出来,一起斗牌,让鸳鸯坐下首。鸳鸯讨贾母欢心,暗示凤姐出二饼,凤姐调侃钱都给贾母赢了,不如直接拿钱倒贾母柜子里。贾琏来喊夫人,夫人回去将事情告诉贾赦,贾赦无法,从此告病不敢见贾母,又打发人化了八百两买了一个女孩子才罢。

赖大媳妇来请,贾母带众人一起。赖大家里有个世家子弟柳湘莲,好刷枪使棒,年纪又轻,长相又美,薛蟠以为是风月之人,误作优伶。赖大心有不快,请柳湘莲交给宝玉。柳湘莲明知薛蟠纠缠,想回避,但被薛蟠看到,故意约薛蟠出城相会。薛蟠出城,被柳湘莲痛打。贾珍见不见薛蟠,让贾蓉来找,薛蟠回家养病。薛姨妈心疼要告诉夫人遣人拿柳湘莲,宝钗劝说不要纵容他生事招人,等养好了在计较。薛姨妈明白过来,假意告诉薛蟠说柳湘莲逃走。

【混世魔王,竟然男女不分,眼中无人,真是瞎了狗眼。柳湘莲出手,真是痛快。】

第四十八回:展眼到了十月。薛蟠自知难以见人,出去多个一年半载,于是约好一伙计张德辉躲躲羞。薛姨妈不肯,宝钗劝说未必不是好事。薛蟠于是告别众人离开。薛姨妈重新安排住宿,宝钗提议香菱住一起。香菱求宝钗教作诗,宝钗让香菱各处问候。平儿告诉宝钗又被打,原因是贾政要买扇子,有人出再高价钱也不肯,而宝玉没有能给贾政办好,贾雨村却借权利抄家将扇子得到。

林黛玉见香菱来了,自然欢喜。香菱乘机拜林黛玉为师。林黛玉教香菱“不以词害意”,借香菱王摩诘全集,教“讲究讨论,方能长进”。香菱作诗一首,黛玉鼓励香菱大胆去作。于是香菱潜心研读,挖心搜胆,耳不旁听,目不别视,心里想的都是诗。一日因苦志学诗,精血诚聚,忽于梦中得了八句,忙录出来给大家看。【到底能写成一首怎样的诗,其实并不重要。香菱是第一个出场的女子,就是被拐又被薛蟠抢占的甄英莲,因薛蟠出去学做生意而去服侍宝钗,天性好学,虚心求教,从黛玉教格律对仗到立意,一首诗写了三稿,如痴如醉,终于不负众望,梦中成诗。不禁感叹学习之艰辛和满足。想来今天的学子,能从香菱学诗中悟出很多的道理,最为重要的是:只要全身心去学,不仅能学好,而且还能从学习中得到快乐。初三毕业,很多学生暂离书本,实在不该,当一切都归于平静,谁还会去刻意曾经的分数?低了只是徒增嗟叹,高了也是过眼云烟,不如放下,早作打算,开启人生新的篇章。】

 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