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6月10日 星期日 第15周    用户名:    密 码:   
我的第一次马拉松(四)
发布时间:2015-11-12 12:28:00 发布人:古鸿燕    共2683次访问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卢忠青 
  人潮再次涌动,出发了,天空中,直升机在盘旋,长镜头拍摄仪架在头顶,跑者看着镜头一个个鱼跃着抢过去。

我按下手表开始键,随人群慢慢移动,脚下不时会有前面的人扔掉的雨披缠住了脚。在跑到起点处的时候,我也将雨披扔了。跑起来后就算是下雨,也不会顾及太多。

气温非常合适,不时有凉风吹来提神。速度开始加起来,抬手看时,7分配速,我灵巧地绕过几个人,沿着边线前进;从我身后又窜出几个人,其中有一位是老外,很聪明地沿着路边的护栏砖上走。这样倒少了和人挤,于是我也开始效仿,一下超过了好多人。等到一公里的时候,我遇见了400兔子,心里想着就跟着走吧,但是总觉得脚下很轻松,再看手表440 ,心里顿时觉得不可思议,理智让我决定慢下来,因为我知道,这些人可能有的只是10公里,被他们前程带得太快,最后吃苦的是自己,如果自己不能完赛,那真是闹笑话了。

5分半的配速有节奏地奔跑,很快就到5公里了,手表显示25分不到,我已经将距离靠后的时间赶出来了,心里默记着5公里不管想不想喝水都要喝点的孙英杰的提醒。然而,手表已经过了5公里了,补给点还没有出来,倒是两边的人群,一路热情地在喊加油,也有一些做广告的单位,拉了横幅,聚了些人,在加油的后面加上了公司的名称。

终于出现了前方50米有厕所的提醒牌,一看手表已经6公里,稍稍有些埋怨补给的问题,后悔起没有自带水壶,如果后程出现补给问题,那真是太遗憾了。

6公里处转弯,一条绿色这样棚出现,有不少跑者已经在喝水,我快速插到边上,拿起杯子来喝。看到地上已经到处是白色的一次性纸杯,脑海里闪过上马关于自觉清理垃圾的提醒,但是终于没有去找垃圾桶,而是很随意地丢了下去。停留就几秒的时间,我继续赶路。

越来越接近前面的一座高塔——是一位老外,不清楚哪个国家,但是看身形就像山姆大叔,有一米八的个子,一脸大胡子,臃肿的身材,两脚却在有节奏地移动。

出现了第一个折返点,在旁边车道里,运动员从左手边跑过,穿荧光绿参赛服居多。有几位正好从人群中发现了熟悉的人,正挥手打着招呼。约莫一公里的样子,到达了折返点,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大部队里。

9公里处,我吃了第一袋能量胶,因为没有及时喝水,还是被过甜的胶呛了一下,一路使劲地咳着,一直到10公里补给处,让纯净水过了下去,也提醒我后面的能量胶喝起来千万要注意方法了。

脚步还是很有节奏的迈着,心率很平稳,呼吸没有用上急速地22吸,而是舒缓地33吸,我料想今天是个出PB的好天气,以往这样的配速我都要用22吸;有心加速,但还是忍住了,跟着400兔子不放。耳边经过一些老年人的敲锣打鼓声,如果跟平时参加的小地方马拉松有什么不一样,那就是她们看上去不是有组织的,而是自发的。

也看到有一些穿着很随意而不带产品标识的衣服的年轻人,面前放着白色储物箱,里面摆着饼干香蕉,箱子盖上排了几个盘子,盘子里盛着切好的香蕉段。我感觉这些都是自发的志愿者,他们身在大都市,正以自己的方式展示着大都市博大的胸怀,让我每次经过的时候,总会流过一阵感动,脚步不自觉地加快了些,似乎应该在他们面前显得精力很充沛。前面有一群衣着校服的大学生,是同济大学的,一字排开,向跑者斜伸出手来,与迎面走过的跑者来了一次互动,仿佛NBA赛场上迎接明星的出场,一路喊着加油,一路和跑者击掌而过。

这些是我在参加过的半程马拉松忠所没有遇见过的。他们都是沿路的风景,是活动的风景,可爱的风景。

15公里处,按照赛前安排,我和着水吃了三颗盐丸。

16公里处,出现第二次折返人群,从旁边车道跑向身后。不知道这一栏之隔是多少距离,我看了看对面的补给站,没有看清牌子,要么是5公里远,要么是10公里远。看时间已是1小时17分钟,也就是从我身旁走过的人起码比我快了5公里,而这些人中我没有看到一个黑人,而黑人或许已远远地甩开大部队了吧。心里突然地冒出写厌倦来。

21公里处,看到了原来走过的16公里的地方,才明白,原来向身后走过的人群已经比自己多走了5公里了。脚步有点儿不如开始那么轻松,还有半程,不要让配速下来,400的兔子在18公里处就被我超越了,我只要稳住这样的配速,跑进400是没有问题的。我拿出耳塞,我知道后面的路程会遇到困难,就让音乐伴我走完最后的半程。

随着音乐声响起,脚下的节奏有力了许多,开始变快节奏小步幅为大步幅慢节奏,我超过了几个人。这时候看到前面10米处有一个外国人,背着越野补给包,移动着两条长腿,很轻巧地跑着。我暗下决心,就咬住他不放。

29公里上桥,看到对面的牌子上是33公里。我想,这4公里应该不远,不就是常跑的敔山湾沿湖一圈么?可是上桥的时候,发现自己一下子掉速到610秒去了。趁着下坡的时候,加快了点速度,520秒,脚下明显很吃力了,前面的外国人已经没有了影踪,这才想起,在马拉松的跑道上,有时候即使是一米的距离,也或许相差了平时多少的跑量。于是,我打消了找谁做目标的念头,还是聆听自己身体的声音吧,如果实在不行,也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,走跑全程,按照现在的时间推算,也不会被关门的了。

33公里处的时候,发现速度已经在540秒,赶上一个外国女跑者后,就完全拉不开速度了,一起并肩跑了有几百米。心里突然想着,西贝的馍馍怎么还不出现,我就是奔着你的黄馍馍才穿你的白色衣服的。饥饿感突然涌遍全身,但是脚步还是在机械地跨着。

35公里处,我去了趟流动厕所。其实在15公里处就有小便的意思了,不知道是不是出发前喝了一瓶水的缘故。放松完毕,突然变轻松了许多,一分钟内又再次赶上了女外国跑者并一直将她甩在了身后。或许你会认为我超越女运动员不值一提,但是我觉得在赛道上,特别是马拉松赛道上,能坚持到现在的女跑者,是不输给任何男选手的强着,我一点都不会为超越女选手而感到不值一说,正如我被女选手赶超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在补给站我拿了根能量棒。一边嚼一边喝水,速度又上来了一点。一看配速,又到了520,但我还是不敢继续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放慢了点,让速度在540跑,不要到最后走着就行,慢一点好。

38公里处,西贝馍馍终于出现。西贝拉拉队员身着白色靓装,正花枝招展地高喊着“西贝,加油”的口号,满脸微笑地看着我抓过一个黄馍馍。我马上吞了一个,入口就散,太干了点,吃太快,有点被噎着,好在平时习惯吞咽面包,没有出意外。补给点开始变多了,路边可能是志愿者或者就是喜欢者,拿着香蕉和水做出送人状,我又伸手拿了一截香蕉,喝了几口水。这时候的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掉速已经到6分,手表显示39公里。但是我知道,和实际的里程已经差了1公里,必须要多跑1公里多才能完赛,离完赛还有3公里多。感觉自己小腿抖了一下,有抽筋的迹象,双腿很灼热、发麻的感觉,我没有停下来拉伸,想再坚持一会再说。

40公里处,突然感觉肿胀感不是很严重,路边有人在拉着栏杆很夸张地拉伸,人几乎和栏杆扭在了一起。前面出现一位女跑着,后背上印着“老娘今天要冲400”,我读着不禁笑了起来,旁若无人,也在给自己鼓劲,今天进400是没有问题了,祝贺你,也祝贺我自己,第一个全马能跑进400,我很满足。

41公里处,行走的人越来越多,我的双腿已经很紧了,但是我明白这个状态应该可以跑完全程,于是又加了点速度,配速是540。前面一位女运动员突然原地停下,我反应不及,手碰到了她的后背,随即闪了过去。我没有回头,继续向前。半公里过去,刚才的那位女跑者从我身边赶过去,腿很长,粉色小背心,抬着头冲了起来。我知道,她也已经到了极限了,这时候我也应该可以挺起胸来冲刺,但是我实在已经冲不起来了。

42公里没有看到牌子,直到看到上海体育场的字样。我知道,完赛在即。绕过去,眼前出现了完赛门,我没有再加速,张开手臂顺利完赛。时间是3小时5123秒。拿出手机,一看没电了,内心深处一片沮丧,连个留念的照片都不能拍下来了。

 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