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6月10日 星期日 第15周    用户名:    密 码:   
我的第一个马拉松(五)
发布时间:2015-11-12 12:30:00 发布人:古鸿燕    共3015次访问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卢忠青

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,在去年投入全部身心于教学磨课中的时候,我用汪国真的这句诗做了个开场白,并写在了笔记的首页。然而,生活的海洋从来都是充满着未知,从三年前开始零星地积累跑量,到今天能跑完42.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,这句诗恰恰做好了最美的见证。

从上海体育场马拉松终点处走出去,两腿已经不属于自己,髋骨的酸麻、身体的极度疲惫,让走路成了一项极不轻松的差事。从小腿到大腿,从后背到脚板,一处处仔细拉伸,终于能正常走路。眼前瘫到了一大片身着荧光绿比赛服的跑者,有些跑者准备很充分,拿出瑜伽毯来,垫着泡沫轴在排酸,大部分则就地找到一个可以搭手的地方进行拉伸和放松。

因为手机没有电,我遗憾地打消了拍照的念头,随着志愿者的指引到了领纪念牌的场馆。场馆很是宽敞,到处是走动的人群。挤过去,眼前一片绿意,地板上铺满了人造草皮,甚是诱人。草皮上,很多跑者都平躺在地上做着平卧拉伸,有相熟的在一起边聊着天,也有陌生的在微笑着招呼身边的人替自己压腿。很多人都不熟悉,但仿佛又很熟悉,自然地、亲切地各自打着招呼,展露着动人的笑脸。这里,自然是手机利用率最勤快的地方,有跑者已经将领来的奖牌挂在胸前,将手机塞给走过的人,央求着留影纪念。一位女跑者,一手捧着好大一束玫瑰,一手将胸前的奖牌举起,笑盈盈地和对面的一位男士谈笑风生。他们,或许是幸福的一对,完赛的喜悦已经看不出曾有的坚忍与酸疼,这是给予他们爱情路上最华丽的馈赠。

从场馆里领了奖牌出来,我径直去了15号存衣车,志愿者在车门前等着,看到我胸前的号牌,转头向车里一声吆喝:“12712号——”里面接应的志愿者便递出一个收束袋,正是我的,不禁赞叹其上马的组织,热情而有条不紊,毕竟有着20年举办赛事经验,每一处细节都让人看了舒服。

存衣袋里只有一件抓绒衣是最排上用处的,这时候,才发现,里面要是放一个充电宝就完美了。手机没有电,我得想办法联系在外面等候的阿力,我知道他肯定在场,但是人群拥挤,要找到我太不容易了。我穿好抓绒衣,身上暖和了许多,便到处搜索起可能借我手机的对象。要知道,大家都是从不同的地方赶过来,借手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长途加漫游,我似乎开不出口。

在人群中挤了几个来回,稍稍有点儿开阔了。我看着眼前走过的跑者,有年纪大,有年轻的,手里都拿着手机,但是始终不敢举步。有一位中年人似乎在等着同伴,黝黑的皮肤,精瘦的脸颊,这或许是大部分跑者的脸。我想还是试试吧!移步过去,笑容先行,有点儿为难地问:“你好,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中年跑者转过头看我,一脸和善,朝我点点头。“我的手机没有电了,我要联系场外的朋友来找我,能不能借我发个短信?”我的声音有点儿抖,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。中年人扬了扬眉毛,很是热情地说:“好啊,拿去。”说着,将手机递给了我。正好电话铃响了,他有些抱歉地说:“不好意思,我先接个电话。”我的心情已经一片畅然,没想到一点不难。等他接完电话,再次将手机递给了我,我高兴地接过来,给阿力发了个短信,告诉了他我的位置,要他来找我。发完信息,我正要递还给他,他的身边已经围了三个同伴,并要求我给他们合影。我自然兴高采烈地答应了,举起手机,给他们拍照。

有了信息的流出,心里自然踏实多了。然而,人群没有散去,阿力要找我也不容易,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,存着一点儿侥幸地按了按开机键,巧的是,手机屏幕上出现了苹果的标识,真是大喜过望。等待开机结束,电量只有5%了,我随即打开微信,走到一处更显眼的医疗急救站,报告我的位置,拍下对面的建筑——体育场3号门,就安心等待了。

等待的过程有些儿曲折,因为阿力在外围,根本很难走进来,在手机还有1%电量的时候,终于确认阿力来找我。约莫过了10分钟,阿力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,身边还多了一位小帅哥,是在上海上大学的一位学生。

阿力已经在附近的锦江之星开好了房间,这时候,脚又开始僵硬,我们慢慢地前行,走错了几条街道,才找到了宾馆的门。时间正好12点,离阿力订好的返程车票还有4个小时,应该可以美美地洗个澡休息两个小时。在外面,有朋友真好! 

 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