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6月10日 星期日 第15周    用户名:    密 码:   
《夏洛的网》之《弗恩爱威尔伯吗?》
发布时间:2015-12-23 15:34:00 发布人:古鸿燕    共2704次访问
 

弗恩爱威尔伯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卢忠青

终于展开了对《夏洛的网》最后一篇读后感,翻看前面的日志,已经是三月份读的了,要写完这篇,必须再重头读起。花了两个晚上重读,结合以前写的读后感,终于接上了文章的高潮部分——上集市去。读到最后,发现自己前面的阅读有着很大的偏差,特别是在弗恩四次要钱的地方,我一次次地陷入了思考。

“可以给我点钱吗”

“可以给我点钱吗”

“能给我点钱吗”

“能给我点钱吗”

   将四次要钱罗列在一起,我们似乎在读着一个喋喋不休要钱的讨厌鬼,第一次要到钱了,第二、三、四次是同一次,经过三次询问终于要到了。是否可以这么认为,弗恩其实并不真正爱动物,真正爱她保护下来的威尔伯。从文章开始我还清晰读到“弗恩爱威尔伯胜过一切”的话,怎么感觉到始乱终弃了呢? 

   让我再次回到文本中。 

集市的到来,将情节推向了高潮,而去集市的重点是展示朱克曼的名猪。我以为,一只本来要被宰很多次的猪,能幸运地活下来,首先要感谢弗恩,而弗恩的一路陪伴也让我们有理由相信,这个八岁的儿童是真的喜欢这只落脚猪。当自己心爱的威尔伯要去展示本领的时候,读者似乎在期待着弗恩将会以怎样的表现来呵护她的猪呢?

车子进入集市,威尔伯还没有下车,费恩问道:“可以给我点钱吗?”她想到的是去玩转轮和买个气球,她难道忘了车里还有她一直陪伴着的威尔伯吗?这是她第一次说这样的话。

第二次说类似的话是在威尔伯被安顿下来之后,威尔伯显然有被“叔叔”比下去的危险,而夏洛又施展了她的神奇,织了“谦卑”引起大家对威尔伯的注意。然而弗恩竟然丝毫没有关心她的威尔伯,她问:“可以给我点钱吗?我要到游艺场去。”当妈妈让她呆在这里的时候,“弗恩的眼泪都流出来了”。这更加深了我对作者这样安排的疑虑。

当扩音器里传出威尔伯将获得特别奖的时候,我终于又看到了弗恩,是因为获奖而拥抱,拥抱妈妈,拥抱哥哥。然而,一句熟悉的话又来煞风景。“能给我点钱吗”,这是弗恩第三次无视威尔伯,因为这时候一家人都在忙碌,要将威尔伯装箱展示,而弗恩妈妈也回了弗恩一句:“你没看到大家忙着吗?”一家人在忙碌的时候,弗恩没有帮上一点儿忙,反而要添忙,真是匪夷所思。

威尔伯被送到评奖员席前,一家人又开始忙了,而弗恩却看到了好朋友亨利,于是她第四次提出了对钱的要求:“谢谢你,能给我点钱吗?”她想到的是亨利请过她,他的钱用光了,现在要回请亨利。而拿到钱后的弗恩也终于跑开了,一直到书本结尾都没有再怎么出现。

反复读着标题——夏洛的网,脑海里似乎清晰起来。文章的题目告诉了我们该书的重点应该是“夏洛”,而并不是威尔伯,更不是弗恩。书本不是来呈现“弗恩对威尔伯的爱”,而是呈现“夏洛对威尔伯的爱”。弗恩的四次无视威尔伯正对应了夏洛给威尔伯的四次结网,真是这四次结网成就了威尔伯的威名,也让威尔伯可以永远不再有被杀的危险,这是一种无比伟大的爱,而安排弗恩的无视正映衬了这种爱,也是作者必须引导读者去关注的爱。

明白了这点,我似乎也印证了自己的阅读体验。从翻开第一章到最后去集市,我心里都装满了弗恩和威尔伯的陪伴。弗恩和威尔伯不属于同一个世界,他们之间的友谊相比夏洛和威尔伯之间,后者更具现实意义,更有指导性。这是一本“写给孩子,也写给大人的书”,对于读来说,不能仅仅将这本书当一本浅显的童话作品来读,而这么一些看似明显的“反逻辑”安排,能更容易让读明白作者的用意:不能误读成弗恩对威尔伯的爱,这种爱是单向的;而应该明白夏洛和威尔伯之间的爱,因为这种爱是双向的,是本书所要呈现的最伟大的爱。

最后一章里,威尔伯将夏洛的蜘蛛卵袋带了回来,在他的细心照料下,夏洛的孩子出生了,而且孵化了一代又一代,并随着温暖的风,让夏洛的子孙飞出去,飞到各自喜欢的地方,或者说是需要的地方。作者补上这一章与不补上这一章,主题是绝然不同的。作者渴望有着这样的温暖的风,能将夏洛精神传扬到各处,而夏洛精神所到的地方,必定会演绎一个个“夏洛和威尔伯”爱的故事。这样的结尾更深入人心。 
    

弗恩爱威尔伯吗?其实不是很重要。 

 

 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