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6月10日 星期日 第15周    用户名:    密 码:   
累并快乐着——我的第二次马拉松
发布时间:2015-12-30 08:07:00 发布人:古鸿燕    共2704次访问
 

累并快乐着

——我的第二次马拉松

卢忠青

相比第一次马拉松,我确乎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。从11月8日至12月27日,跨两个月的时间里,跑量分别是126K和117K。而我参加上马的跑量要比这多出一倍还多,平时跑4天10公里,一周跑一次半程,9月10月模拟了两次全程。当然,这中间有下雨的原因,看着微信群里的北方马拉松跑友,几乎一天一个10公里,一周一个超30K的长距离,只能哀叹生在烟雨江南,有时候竟然一星期下雨,等到可以出去练跑的时候,感觉5公里就腿涨了;而且在12月中旬的时候,突然在一次12公里处,髂颈束摩擦综合症发,心里阴影了好长时间。

正如祥子被当兵的抢去他第一辆新车的心情:凭什么!但是,心里面涌动着的首马破400的兴奋,决定还是硬着头皮去跑一次。

隔夜检查了一遍装备:能量胶、盐丸、腰带、MP3、耳机、头巾、空顶帽、压缩衣、手套。一股脑儿装进背包,便早早上床了,想来准备已经完毕,想来这也许是比第一次马拉松更从容的准备。因为看过苏马的补给图,每2.5公里就有补给,面包、蛋糕、羊汤、小米粥、巧克力、饮料、矿泉水、酸奶等,应有尽有,于是我放弃了带水袋。事实证明,在苏锡常地区跑马拉松,很可能能量胶也不必带。当然,我还是带上了能量胶和盐丸,而且盐丸带了6颗,分两个罐子装,到了出发地,我将其中三颗分给了祥兴,一位上50而特别能跑的跑友,第一次就跑出333成绩。对于能量胶,心里想好了带4袋,我也一直记得是4袋,于是答应分一半给祥兴的时候还是记得有4袋,只是说出口后打开包裹却只有3袋。话已出口要改是不可能的,只是心里还是藏着疙瘩,当时就突然心里感觉到不舒服,本想找别人再补上数字,但是跑半马的朋友忘在车里了,带来了压根就没有拿出来。所幸,在进入场地前,遇到了正在摆摊的“大冰”,一位专做能量补给生意的跑者,拿了四个,自己留2袋后,心里终于安稳多了。

这次苏马,唯一能说准备充分的,只能是心理了。没有了赛前的紧张,或许也是低级别的缘故,不过,确实,从报名到站在赛道上,我一点没有紧张感,安稳地睡足了觉,5点半醒来,到罗森买了两个包子,喝了杯蛋白粉,就背上行囊出发了。

特别感谢周庄跑友曹金东,上次也是蹭了他的商务车去常熟参加尚马,一路上少了挤车或者开车的劳顿。

马拉松赛场就在高新区下高速的地方,拐弯后进入了科普路。这条是起点也是终点的地方。没有在意当时的天气,只是一路上瞧着看不透的天空,感受着微凉的江风,后来跑完才知道,当时气温最高是12度。我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温度下参加正式比赛,没有经验,没有关注雾霾指数,据说是6,当时就算是爆表,或许也挡不住迈出去的脚步了。

进入检录,全程比较靠前。天空亮堂了许多,阳光软绵绵地迎着跑者的脸,混杂在人群中,风已经没有缝隙可钻,倒也觉得暖和了许多。于是,随着场地欢腾的嘶叫和音乐节拍做起了热身,热身完毕,和祥兴互相拍着留影。在人群中,我看到了网上传的“老唐”,后背披着绿色的布条,上面是一副地图,没有关注具体的地方,知道是他一路跑来的路程,心中油然而生敬意。

随着发令枪响,人群里沸腾起一片欢呼,脚步开始移动。本想跟着祥兴走一程,但是3公里处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,心里怀着两个月不足的跑量,让自己不必去追,按照自己的配速前进。

这时候的配速是5分左右,身体开始热起来,全然不觉风带走的热量,正舒适。眼前晃动着一位女跑者,一直顺着路中间的隔离黄线在跑。那跑步的姿态胜似闲庭信步,在后面瞧着真叫人享受。她的步子不大,核心平稳,挺胸抬头,目视前方,两臂贴着两肋有节奏摆动,上身随着移动的步子微微晃动,宛似一朵在风中举起的水仙花,然而并不娇弱。我想,我就按她的节奏跟着,一个女跑者,能有这样的节奏,一定是了不起的跑者。

在5公里补给点,太阳已经没有了踪迹。我心里想着孙英杰的跑步策略,一定要补水,哪怕不渴也要喝点,为了15公里以后的身体缺水。然而前面的这位女跑者却没有补水,这样我和她就拉开了有10米的距离,不过没有什么,我想,她在10公里处补水的时候我肯定能靠近她。眼里盯着她起伏的身影,心里还算笃定。

10公里处,我还是没有接近她,但是也没有拉开距离。我又一次跑向喝水的地方,因为要吃一袋能量胶。这时候,手已经僵了,拿出能量胶后盖子已经无力扭开,这时候想起来,手套没有带上,真是百密必有一疏。顾不上这些了,用牙齿咬开,和着水吃下肚子,继续前进。12公里处,半程的跑者开始分道,我看着前面的女跑者,明白她也是跑全程的,但是这时候已经被拉开到约20米的距离,后面不断有人超过。想起在4公里处遇到的一位老年人,带着头巾,穿着背心,在提醒旁边的跑友的话:为了后程舒服,一定要控制开头的配速。我记住了他说的已经有些夸张的话:我跑零下38度也是这装备。当时只觉得他是在吹牛,不过,作为跑者,我知道这话里的豪气和满足。

已经能看清半程终点了,时间显示是1小时22分,我已经跑下15公里,脚没有出现异样,不禁想着首马的成功,再次跑进400应该没有问题。然而,这时候,那朵水仙花已经不见影踪了。遗憾至极,刚才还想着,要是能一起跑过终点,我倒是可以和她打个招呼,感谢她一路带跑。

半程已过,已经出村庄,右边是太湖,风从湖面上扫过来,脚步开始沉重起来,我不由得担心髂胫束的问题,真是说什么来什么,右脚侧面开始僵硬,很想停下来拉伸,看着有人已经停下来踱步,我的意志差点就随之崩溃。我提醒自己,不能停,或许跑跑就过去了。于是配速降下来,按照6分去跑,后面超越的人多了起来,有对情侣手拉着手从身边走过,我想,那一定是女的遇到了撞墙了,男的在带着跑。

30公里的时候,跑进一个生态园,路开始变窄。后面经过两次400兔子,我想,今天恐怕是跑不进400了,心里突然有了想放弃的感觉,脚步已经在拖。在一个转弯处,一位老者躺了下去,脚抽筋了,两位医疗人员赶紧跑过去。不知道后面的情况如何,希望不要出现意外。

出了生态园,道路变宽了,眼前高楼耸起,我想,终点已经在不远处了。这时候,后面有一位跑者跟上来,和着我的节拍在跑,我的脚步突然轻松了许多,踏着和他同样的步伐继续前行。有人一路陪着,疲劳感顿时减轻了一点,一看配速是5分半,心下暗喜,我还能提速。但是这却是最后的强弩之末了,在一个转弯的地方,对方停下来吃香蕉,此后就再也没有遇见过。

进入35公里的时候,走着的人已经越来越多,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,他们一路喊着加油,一路给我们翘起了大拇指。有一对父子,一起伸出手来,和经过的跑者击掌,另一只手翘着大拇指,在风中喊着加油,顿时心里暖暖的。但是,这时候的我已经没有半点信心了,经过他们的时候,装着挺起了胸坚持了一会,等过去了10多米,胸就一下子塌了下去。感觉到风从头顶上砸下来,辛亏有压缩衣,身子还没有感觉到凉,只是双手冻得没有了知觉,想把压缩衣的袖口拉下点,手指竟然插不进去了。这时候,我停了下来,是一处补给点,这里有热腾腾的蛋糕。我拿了一个,边吃边在路边栏杆上做侧面拉伸。从后面赶上来一位长发飘飘的男青年,后背上刻着:我的初恋在苏大,苏马是我的爱人。我很羡慕他还能在这时候抬起脚不乱节奏跑着,我能体会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,这时候,任凭怎样的励志其实都已经徒劳,只是靠着自己仅剩的一点意志力在挪动。

进入38公里,3小时50分,这是我上海首马的终点时间,我竟然少跑了4公里之多,400是完全没有希望了,我又想起隔夜姐姐的嘱咐来:不要太认真。我也想起最近福州马拉松以及一系列马拉松惨案来,于是我将配速又降了一点,本已经在6分50了,现在是7分开外,估计终点会在408。前面位长发男青年已经在走,我超了过去,我想,他也已经是在靠着最后的意志力跑了。然而,他又超过了我,看着他跑步的姿态,似乎又恢复了力气。就这样,我一会儿在他走的时候超越他,他一会儿又跑起来超越我,一直到终点,时间是4小时12分。

顺利完赛了,太阳还是没有出来。祥兴在终点前100米的距离等我,正吃着香蕉和能量棒,外套已经穿上,成绩是3小时33分,又是和无锡马一样的时间,听着他还在抱怨今天的天气,很是不甘心。的确,离330就差那么一点。

迈着酸麻的双腿去领奖牌。苏马终点处安排了很多女志愿者,张开双臂,手里拿着的不是毛巾,而是一块床单大的锡纸,我莫名地生出些怨气来。一位志愿者双手给我套上奖牌,一位志愿者给我披上锡纸,嘱咐我胸前拉近,不要受冻了。奖牌犹似一个开瓶器,形状狭长似一片树叶,青花颜色,也似一件旗袍的形状。这时候,我的心率已经平稳下来,跑回到祥兴身边,做起拉伸。

这是我的第二次全马,顺利完赛已经是我最大的满足。穿上抓绒服,套上针织裤,身上暖起来。回望赛道上陆续完赛的跑者,心里有点儿怅然。和上马相比,天气是最大的问题,一路冻过来,其实还是自己跑量不够,导致后来配速降下来,身体也热不起来。手套是最大的败笔,带了却没有套上。

跑马的经验,每一次都有不同;跑马的体验,是累并快乐着。

回来已经是4点,之前跑友吉生福请客吃了三碗羊汤加羊肉羊血,感觉没有首马的疲劳。回来泡了一个热水澡,用泡沫轴仔细地滚过一遍,双脚顿时轻松了许多,但是睡了一觉还是周身肌肉僵硬。今天跑了5公里,感觉恢复差不多了,晚上去健身房练肩,心肺有些跟不上来,气喘地紧,不过,练完的时候,脚步已经有回弹的力量了。再次祝贺自己,顺利完赛,下一个马拉松,看有没有机会去无锡,那时候,阳春3月,应该不会这么狼狈,还是要看跑量,有了跑量,跑马不是问题。

  

 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